让中学语文课堂问得更有效些

 


课堂教学提问是班级教学活动经常运用到的一种形式,但教学提问的效益确实是影响学习效益的一个重要问题,关系到课堂的教学效益、关系到学生的学习效益,不能不引起我们语文教师的高度重视。课堂提问是一种特殊的教学语言,是启发式教学的重要形式,是通过师生相互交流检查学习、促进思维、巩固知识、运用知识、实现教学目标的教学行为方式;是教师以提问为手段进行教书育人的实践活动,其艺术的高低直接影响教学的质量和效率。课堂提问作为教师教学技能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常用的教学手段之一,在课堂教学中尤显重要。


最早掀起课堂提问实证研究的美国学者史蒂文斯在调查中发现,美国中小学教师所提问题几乎都是封闭性的,教师不善设计能激发学生思考的问题。这种提问的低效在近期另一项来自英美学者的调查中被进一步证实:提问的每五个问题中有三个需回忆知识点,有一个用于课堂监控,最后只有一个要求高层次的思维活动。


经过30年的努力,“有效课堂提问研究”在国外已步入成熟阶段。30年的研究使教育研究者尤其是中小学教师认识到:有效课堂提问对于完善备课内容、优化教学过程、提高教学技能、检验教学效果都有重要作用,而且学者构建的研究体系还为一线教师和教研人员参与研究提供了基础,使大家认识到提问不应囿于技术上的有效,还应追求先进教育理念上的有效、设计上的有效、语言上的有效、对整体课堂效果提升的有效等等。


但在我国像“课堂提问研究”这种来自第一线的研究课题,虽然随着“校本研究”在中小学的普及、参加人数和课题数量有了很大增加,但在研究内容的深度、广度、系统性特别是得到教育专家重视的程度等方面都远不如人意。因此,这类研究多数的结果是“熊瞎子掰棒子,掰一个丢一个”,难成气候,更难得到理论的指导与提升


⒈提问效益不高的四种表现


综观国内外有关教学提问的研究与调查文献,我们从中可以发现,目前许多教师对提问还缺乏科学的认识,还不能有效运用提问达成教学目标、提高教学效率。国内近年研究表明:中学教师一般平均每堂课的有效提问只有56%,这就是说教学中尚有将近一半的教学提问是无效或是低效的。主要表现为:


一是所提问题水平偏低与有效性差。课堂提问主要以强调知识记忆为主,忽视发展学生的创造性能力。教师提问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学生的思维水平,如果教师在提问中过分强调回忆,那么就不可能使学生在答问中显示能动的创造性思维。如某教师教学《祝福》时设计如下问题:


祥林嫂的命运是悲惨的,鲁迅将她的不幸总是设置在一个特殊的季节里,那是什么季节?


失去丈夫是否不幸?


这两个问题显然没有多少思考的价值,起不到启发作用。鲁迅先生将祥林嫂的不幸设置在一个什么季节不是一看便知吗?这个问题几乎用不着思考便可回答。至于对一个正常人提出“失去丈夫是否不幸”这样的问题并要求作答,简直有点捉弄人的味道!难道这样的问题还值得正儿八经地向高中生提出?显而易见,类似的问答不仅无益于活跃思维、解决问题,反而会使课堂结构松散,甚至让课堂添些混乱。


如教学《虎丘记》时教者意欲引导学生对“月夜斗歌”的文字进行赏析,若抛出“虎丘中秋月夜斗歌是怎样的情形,作者是从哪些方面进行描写的”就显得有些宽泛、不怎么好把握,思考起来有些困难。如果换成“斗歌从开始到夜深之时无论是唱歌的人还是唱歌的场景、情态与效果都有明显的变化,这些变化体现在哪里?请谈谈你对这种变化的感受。”这种问题具体而又有思考的余地,为学生领悟文章描写技巧、体味那特有的意境起到了较好的引领作用,促使学生在阅读课文、思考问题的同时轻松完成对文段的赏析,无形中培养学生的鉴赏能力。


二是所提问题分配不恰当与待答时间短。教学中教师不能公平性地向学生提问,往往只对某些学生提出许多问题,而对另一些学生从不提问或很少提问,这种提问方式的结果必然导致课堂互动的不平衡。可笑的是有的教师在提出问题之后的待答的时间仅仅一秒钟。教师留给学生组织答案的时间太少,学生失去了使思维趋于完善的机会。


三是问题缺乏科学设计。由于教师不了解教学提问的知识和策略、没有掌握教学提问的基本技能,因而实践中凭直觉行事、提问的随意性较强,往往是“即兴式提问”,学生也往往报以“齐唱式”回答。表面上看课堂气氛似乎十分活跃,但实际上无益于学生思维能力的发展;


四是学生主动发问过少。大多数教师所提问的数量比较大或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而抑制了学生的主动参与,造成学生发问的机会相当少。有研究称每一个学生平均每个月只能主动提出一个问题,这无疑束缚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


⒉提高提问效益的两个要求


⑴把握时机,培养思维


教师要根据课堂教学的目标和内容,在课堂教学中善于创造启发式教学的最佳时机、创设良好的教育环境和氛围,精心设置问题情境,使问题真正为课堂教学服务,激发学生主动参与欲望,培养学生创造性思维。


一是遵循规律。教师要按教材知识结构和内容的内在顺序与学生认知活动的顺序进行,避免过难或过易,造成学生无所适从或过于轻视。只有将学生的思维引入到最佳状态,学生的思维才能活跃起来。赫尔曼·黑塞的《获得教养的途径》在教师设计问题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发现有价值的问题,课堂上有学生就提出:为什么作者强调阅读并反复阅读经典作品,“精读”与“博读”有矛盾吗?


教授《林黛玉进贾府》一课时对王熙风这个人物,学生关注的往往只是她的言谈举止,而对于服饰描写却不太在意,甚至以为过于细腻烦琐,可有可无。为此,针对这段描写,有老师设计了三个问题:这身服饰放在贾母、邢王二夫人身上合不合适,放在赵姨娘身上合不合适,放在薛宝钗林黛玉身上合不合适,通过一番讨论,同学达成共识:这一身服饰非凤姐莫属,充分显示出人物的性格气质、身份地位,既活现出一个青春年少而又大权在握、春风得意的豪门少奶奶的煊赫势派,又凸现出凤姐泼辣张扬的个性、虚荣庸俗的气质。由此,在接下来的学习中很快有同学针对贾宝玉的服饰设计出相似的问题:贾宝玉的服饰放在贾政身上合不合适,放在贾琏身上合不合适,放在贾环身上合不合适,又有同学从相反角度提出问题——为什么作者对林黛玉的服饰丝毫不加描写。可见教师的提问不仅帮助领会这段文字的好处,更给他们树立了一个样板,使他们懂得如何在“平淡处”发现与寻找问题、选取提问的切入点、用恰当语言表述问题;有老师更深入地引导学生:曹雪芹笔下的王熙凤美吗,引发同学思考讨论,得出似美非美的结论③。


二是把握瞬间。教师要在当学生注意力不够集中时及时提问,当学生的思维发生障碍要及时提问,当学生产生倦怠心理时要及时提问,除此之外教师还应善于把握课堂的偶发性,及时看准并抓住;要不断提升自身的素养,提高自己驾驭课堂教学的能力,根据课堂上所发生的各种情况,发挥应学机智、随机应变,有时需要在极短时间内创造性“激发”出多种提问的方案并根据提问得到的反馈信息迅速抉择,进行有效的教学自我监控,及时调整好自己的教学。《十八岁和其他》重点在于让学生认同家长对子女的理解,学会用平等对话的方式与家长、亲人进行沟通交流,解决好两代人之间的矛盾,促使两代人之间和谐发展,学生往往能较为透彻地理解读书生活中的苦与乐、但片面理解二者只是对立的关系,这老师就要引导学生畅所欲言,只要言之成理就可以积极鼓励激发


教授老舍先生的《想北平》,在基本掌握主要内容与写法之后,有教师问:老舍先生为什么不写故宫、长城之类的地方,而写北京的物产、平民的生活?这对引导学生关注周围生活、学会细致描写有着极大的好处,也有利于帮助学生理解散文的特点和老舍的写作风格


三是精心设计。课堂教学提问不应是随意的,教师在授课前要在吃透教材和学生的基础上精心设计提问的内容与形式,要抓住所学关键内容,紧扣主题、以点带面,体现精深细活的特点,否则就会偏离课堂教学中心,达不到教学提问应有效果。精心设计问题可避免提问的随意性、盲目性,并且所提问题不应过多、过简。《沁园春·长沙》是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第一专题“向青春举杯”第一板块“吟诵青春” 中的第一篇,在教师范读基础上有老师设计了“看看这首词描绘了几幅画面”这样一个问题,激发了学生的想象力,既培养了学生概括分析能力又为下面的文本分析张了本


小说《祝福》篇幅较长,可让学生通读课文,在大体了解全文的情节、结构、环境等基础上,重点引导学生研究对祥林嫂的三次肖像描写。有老师让学生划出有关语句后提问:在三次肖像描写中鲁迅先生是怎样用“画眼睛”的技巧写出祥林嫂的眼神变化的,让学生在分析比较中领悟祥林嫂一次次备受摧残和令人辛酸的悲剧命运,激起学生对被迫害的劳动妇女祥林嫂的同情和对封建礼教的无比憎恨,同时学习鲁迅先生“画眼睛”的高超艺术技巧。


⑵巧妙设问,发展思维


问题是思维的起点,是创新的先声。通过新材料、新情境、新视角设计问题,引导学生在宽松的思维时空中思索、辨析,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加深对知识的理解,实现认知的重组和思维的创新,激发起学生主动学习、主动探索、主动创造的探究动力。


一是在疑难处设点。所谓课文的疑难处指学生接受语文知识的难点,难点就是学生认知矛盾的焦点。在教授某些课文时教师可要求学生在预习时每人提出两个问题,这些问题或是自己不懂的或是自己有兴趣深入了解的。这样教师便能得到近百个问题,针对教学重点难点以及教学需要,可确定一些集中典型的问题在课堂中讨论解答,这些问题解决了,课文的疑难也迎刃而解了,学生的主体性作用也得到充分发挥。教现代作家韩少功访法归来后的散文《我心归去》,学生往往对“故乡不等于出生地”、“只有艰辛劳动过奉献过的人才真正拥有故乡”不太好理解,我们就要引导学生分析理解


学习《赤壁赋》引导学生思考与《念奴娇·赤壁怀古》有什么异同,有助于突破“理解景、情、理三者内在的联系,品味和鉴赏本文诗情、画意,理解完美融合的艺术特色”这一难点。


在讲解《祝福》这一课时为抓住关键问题这样提问:“如果我们把祥林嫂的悲惨遭遇画成十幅图,你能否给十幅图各起一个标题”,这样的设计比较合理,一下子就把祥林嫂一生整理了一下、为后面分析作了一个充分准备。


二是在细微处设点。语文教材的选文大多是经典之作,这些优秀作品中的一个标点、一个词语、人物的一个细小动作、一句似乎无关紧要的话,往往都能体现出作者的匠心,蕴涵着深刻的含义。我们可以在这些容易被学生忽略而对表现主题有密切关系的细枝末节处设问质疑,启发学生探微发幽,加深对文章的理解。在赏读《天上的街市》“你看那朵流星,怕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时,有老师问“这句诗中的“朵”是否用错了?”多数学生认为没有错,却又说不出什么道理,于是老师连续提出三个问题:“‘朵’是一个量词,一般用来修饰什么?”“花”,“花会带给我们什么感觉”“美”、“诗人用‘朵’来修饰流星,说明流星与花有相似之处,相似点是什么”,学生很快领悟:“‘流星’和‘花’一样美。”这时趁热打铁总结:“可见,诗中这个‘朵’字不仅没有用错而且用得很恰当、很形象、很有艺术性,同时也十分符合诗歌语言必须优美的要求”。


在学过《劝学》前三节之后请同学自由放声阅读第四段,可以要求学生概括比喻句所写内容、说出写作方法:积累、坚持、专心,比喻论证、正反对比论证;之后要求同学举例说明(如读书笔记、平时阅读、词语积累、名言警句、龟兔赛跑、铁杵磨针、滴水穿石等),通过概括分析、举例说明既理解所写内容、体会写作方法还联系过去所学,这一问在细微处发问,起着一石三鸟的作用。


学习《前方》,引导学生体会“人生实质上一场苦旅”中的“实质”的重要性。这“实质”与下文“人的悲剧性实质”的作用是否一致?各表达什么意义?


三是在矛盾处设点。课文中有许多从表面看存在矛盾的地方,通过提问直接引进矛盾的对立面,其激疑效果非常好,有利于激发学生思维。如分析《前方》,我们完全可以引导学生体会文章开始所写“人有克制不住的离家的欲望”与文章后面所写“人的悲剧性实质,还不完全在于总想到达目的地却总不能到达目的地,而在于走向前方、到处流浪时,又时时刻刻地惦念着正在远去和久已不见的家、家园和家乡”是否矛盾?这是一种什么写作方法?有什么作用?


分析祥林嫂的人物性格时有老师问道:祥林嫂的“一逃”(逃婆婆逼嫁)、“一撞”(不愿改嫁)、“二捐”(怕死后两夫争执)、“一问”(有无灵魂、地狱)说明她是封建礼教的顺从者还是反抗者。


教《项链》时让学生讨论:“作者认为极细小的一件事可以败坏你,也可以成全你”是不是造成路裁瓦夫人悲剧的原因,在同学分组讨论的基础上推出几名代表各抒已见,课堂气氛极为热烈。这时教师不急于下结论,让学生钻研探讨向着更深更广的方向前进,同学在自觉独立分辨正误、积极大胆探究质疑,教学收到良好效果。


我们的中学语文课堂教学提问一定会更有效果、更有效益。


 


参考文献


林依照,“课堂教学提问的策略”,《基础教育研究》,2007年第11


②③④魏本亚教授,《语文教育研究方法论》,高等教育出版社,2008年第1